清单|视觉艺术类网站(偏摄影,提高审美必备)

LOFTER摄影:

11:

我最喜欢自己哪张照片?我明天将要去拍的那张。

—— 伊莫金·坎宁安


好的摄影并不在书本的理论知识里,而是要多拍、多拍、多拍。大量的实践积累,坚持做好这件事,一定会得到回报。

在多拍照的基础上,私以为还应该有一套美学训练,可惜国内并无完善的美学教育。大众在提高审美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因此,整理了一份 国外摄影 / 视觉艺术网站 清单(部分需要连VPN才能看),希望能对包括摄影师、摄影爱好者在内,都有所帮助。

沉浸在图片社交网站的互相...

我不要你为我写歌

我不要你为我写歌

那种千篇一律的套路

那些无所谓的态度

我是爱你的,不愿这样的爱受到一丝一毫的玷污

我大概是世上最挑剔的人 孤高傲世 

我有千丝万缕要对你说,在饥饿时分,连灵魂都在尖叫

故作深沉也好,自命清高也好

不去攀你的荣耀

独立的柳苗


总结

总结 今年参加的活动 大多小而意义不大 基本上都是在瞎忙 自己虽然有参与

但是总体不是特别上心 自己总是在关键的关头放弃

比如在AIESEC学到的东西,到结束之后,就没有再捡起来

发现自己学什么东西,总是喜欢在关键的时刻放弃,就连最后没有留在AIESEC,其实自己是非常在意的,但是情商又非常的低 非常低纠结

人是万万不能闲下来的,一闲下来,一没有计划,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在对人处事方面,太注重细节,太小气,过多的猜测他人的用意,经常莫名的情绪化。

在成绩方面,学习方法还是跟不上,杂七杂八的书看太多,老师介绍的书迟迟不看,不喜欢做读书笔记,这个渣记性很快就忘记,笔记乱七八糟,...

2016年总结

1月  考完试 到武汉转一圈 拍拍转转(照片未上传)

       到东莞找余启宁过生日 冰玲大家姐结婚

2月  回学校 专心外联 大李脱单啦💗 一个人到中山陵转转 过19岁生日

3月  跟着影协去外拍 跟小酒去青果看剧 买了iphone6s

4月  山西行(照片未上传) 第一次看北方的崎岖 班级第一次羊山公园出游 看人间喜剧 喜欢的学长脱单了...


港式奶茶不加糖

爱情也并非只有甜 没有苦

就像涩涩的不加糖的港式奶茶

早晨被惊醒的不安➕自尊受挫的苦涩

我想 大概是自己并没有做好谈恋爱的准备

一点点受挫就想着逃避

玻璃心碎了一地 无处安放

其实不应该如此 只不过 我有自己的小小的龟壳

请不要伤害我

我并没有那么好 我更习惯 一个人从这里走到那里 就像和你一起乱逛一样

我自己 更喜欢自己乱逛 

一个人小心翼翼又自由自在的活着 

我是脆弱的 但我不想 不想 让爱的人为我太累 不想亏欠谁

你这样太累了 我一点也不好

爱乱发脾气 没有素质 爱慕虚荣 不懂尊敬 满身伤痕

本来 就是一身的创伤

又怎么可能爱上另外的人呢...

你好,我的初恋

这是脱单的第15天,想起那晚从教室走到化学楼,脑子像中了风,跟他说: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我总是害怕俗套的剧情,或者对方撩到一半就跑

不如,趁现在,杀他个措手不及

唔,忘了说,他叫郭一凡。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他似乎很惊讶,有些疑惑,有些不安。从化学楼走向宿舍楼,小小的沉默、尴尬

在五栋旁,他牵了我的手,他有些激动,我有些不安,第一次牵除了家人之外男生的手

不大的手掌,一手茧子,他告诉我这么多年琴可不是白练的。我冰冷的手掌让他小小的惊呼了一声:怎么这么冷


我们看看猫

他问我:你怎么不上去摸摸她们

我有些木衲,有点想上去,却没有,看着他们静静地挪动,我说:为什么要上去

他说:...

年轻的时候

年轻的时候,喜欢往脸上涂粉,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

总能招致几个人喜欢

大概是过分缺爱

才会一直去寻求被爱的证据

无论是亲人、朋友,或者异性

对于他们而言,自己的存在是那么可有可无

幻想过无数次,自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会有人为我掉那么几滴泪

随着时间推移之后,我不再留在任何人的心理。

其实,少女啊

多年前做过一些梦,梦里的王子站在楼梯上穿好西装,打好领带,笑容满分,眼神里充满着爱意

我拖着长裙,慢慢地走上去,他伸出手来,我把左手放在他的右手上

一辈子也许就是这么的美好,就像铁达尼号最后一幕那样子,jack和rose,一直一直在一起

虽然jack不再,但是他一辈子都活在rose...

2016年12月13日

我想也许没什么好在意

但是心理却空落落的

临近期末,论文虽然很重要

却想到有些人终会离开 有预兆 有日期

想来是这学期遇见了太多人

做了一些事

身边的人就像不可逆的走马灯一样从面前闪现了一转又转

我在想,生命真的很奇妙

我想起上学期偶然在路上遇见的两个美国留学生后来约了几次饭

再后来就像石沉大海,再也没有消息

再后来采访的时候,手机丢了,回程的地铁上,找了一个角落,呆呆的坐着

彷佛上一秒手机还握在手里,地铁极速的将我带离案发地点,这种加速度让我更加恍惚

之后的两个星期,跟微信和通讯录里全世界失去了联系,收拾荒废的qq,开始用来联系人

才发现,离开这两样东西,彷佛失去了...

我想我一辈子都好不了

喜欢被偏爱,想要被偏爱

我想我这辈子都治愈不好

一整天,我旋律哼了一千遍

大概太孤独,跟再多的人走在一起

都像孤身一人行走 独立无援

彷佛能听到风刮过脸庞的咻咻声

眼泪打转 用力往后甩

好像是一个人,好像是谁都可以

只想埋进一个愿意用力拥抱我的胸膛

双唇厮磨,爱与欲,恨与怨,通通发泄

我听到两年前的愿望,像一个诅咒

更像警钟:


“你要的太多了,你要的太多了。。”


好像吝于给予,所以一直没有获得

一点点的温暖

大頭娃娃

1 / 6

© whatcha2 | Powered by LOFTER